晚秋
來源:良村熱電 作者:連苗
時間:2019-10-30 16:16:03

2019年10月24日,霜降。秋天的味道變得愈發濃郁。

下午,走在去班車的路上,迎面而來的是颯颯的秋風。正是它將秋天渲染的更有味道。今年的秋天被秋雨迎來,如今看來要被秋風送走了,霜降是秋天的最后一個節氣。到了班車點,我特地向上方看了看,映入眼簾的是樹尖泛黃的梧桐,仿佛一夜之間秋風就把梧桐從盛夏帶入了深秋。在秋風中,槐、楊的葉子開始墜落,樹葉落到地上又被托起,開始在空中打轉,那落葉猶如厚厚的思念一疊又一疊。作為旁觀者的我,佇立在風中欣賞著這一切。

春夏秋冬四個季節,我最不喜歡的當屬秋季了。春天有蓬勃的朝氣,夏天有旺盛的生命力,冬天則有“梅須遜雪三分白”的皚皚白雪。而秋天有的大概只是清愁與孤獨吧!但這并不影響秋天成為詩詞大家的寵兒。王勃有“落霞與孤鶩齊飛,秋水共長天一色”。范仲淹有“明月高樓休獨倚,酒入愁腸,化作相思淚”。杜甫有“無邊落木蕭蕭下,不盡長江滾滾來”。現在的我也在開始慢慢的去欣賞秋天。

霜降,凝露成霜。再過段時間,家中的田地里應該才可以看到層層白霜。“濃霜猛太陽”,秋晚越是沒有云彩,第二天越是放晴,樹葉、菜葉和泥墻上就越是白亮。一層層白霜在陽光的照耀下,像是一方方銀白的錦繡閃著耀眼的光。你用手去觸摸它,清冷的觸感連帶著濃濃的秋意都一同從指間透徹到心底,嫩嫩的菜葉都會跟著你顫抖。秋霜雖然有它的美,但是地里的人們卻希望它的美能降臨的晚一些。小時候偶爾聽父母說:“今年的菜被霜打了,長得不好”。那時的我得知,初霜來的愈早對農作物的危害愈大。正因如此,對它的喜愛不猶減弱了幾分。

秋天會給家鄉賦予別樣的情感。十月中旬乘火車回家,晚上七點到保定。下火車的那一刻,親切與安定分別涌上心頭、沉入腳底,腳下的步伐不猶慢了起來。走向公交站,坐上公交車,從車窗看著這座城市,一切都是那么的平靜與美好。回家的途中,我總是喜歡在古蓮花池那一站下車,徒步經過直隸總督署、古蓮花池這兩個地方。同樣是這段路,同樣是這段風景,夏天和秋天的感覺卻是不一樣的。秋天的這段路多了一份蘊藉在其中的深沉。

在我看來最美的秋景莫過于“落霞與孤鶩齊飛,秋水共長天一色”。只可惜,我一直沒有找到這樣的風景。霜降的這天下午五點,站在12米6鍋爐平臺,感受著夕陽殘留無幾的溫暖,我趁勢眺望遠方。西邊雖沒有“孤鶩”與“秋水”,但是卻被我發現了“落霞”之美。一切美好盡收眼底,最后定格在一張照片中。

秋天的尾巴眼看著就要從指尖溜走,為此我竟有些不甘心。世間萬物的規律是不由個人的意志而轉移的。等待、欣賞與祝福應該就是最好的選擇了。在這為數不多的秋日里,我希望秋天降臨的你一切安好。


猛龙传奇五条金龙